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少年天启

前尘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不眠生(二)

少年天启 遇见萝莉 6577 2020-11-17 19:42

  

  “我知道了,我再也不说半个字。”她低声喃喃。

【中央神地/众神之都未央城/苍皇神宫/药房】

连懿欢踏入神宫成为贵人直至成为容妃,一直以来都是个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安静女子。

不同于风华绝代的靖神妃,也不同于后宫之主慕容慎。即便在同等的妃子中,她也是存在感最低的那一个。

娴舒妃云氏出生未央城川流云家,家族驻守中央神地的百千水路,云氏自己也是抚得一手绝妙月琴。文妃李氏是苍皇神族三长老的外孙女,自幼饱读诗书出口成章,进宫前便是未央城里才华横溢的有名才女。

明妃千雪氏虽然性子傲慢并无所长,可北地雪穗城千雪家族嫡女的身份足够弥补这一切,雪穗城一向有“北地粮仓”之称,可见千雪家在北地的地位。

连懿欢那连家小姐的身份,在四妃中那样寒酸不起眼。她能成为四妃之一,所有人都道是依附了靖神妃的缘故。

好长时间,后宫众人对她冷嘲热讽,明妃千雪云珠更是推她倒地嚷嚷她不配同自己这样的名门小姐平起平坐。

对这一切,连懿欢都只是一言不发地承受着,被推倒了就站起身来拍拍灰。

没有人注意到一个问题,这个家世普通,灵力平平,没有特别本事的女人,从入宫到为妃后,一路安安稳稳。

安稳地有些不像话。

……

“阿薇姐姐,阿薇姐姐,这是为什么呢?是因为容娘娘运气好吧?”几个资历尚浅的粉衣宫女围着一位面容清秀的高阶宫女问道。

“运气好,也是要有缘故的。”被叫阿薇姐姐的宫女微笑着说道。

“什么缘故?”一位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的小宫女问道。

“要说缘故呀……”那大宫女故意卖关子,引得几个小宫女吸着口气,在心中想象了无数惊天秘密。

“除了容娘娘性子好,又安静,神帝喜欢外,就是有靖神太妃娘娘的保护呢。”大宫女微笑着说出了谁都知道的答案来。

“切……”

“什么嘛……”

“这些我们都知道啊……”

“还以为阿薇姐姐知道什么秘密呢……”

阿薇笑道,她站起身来,挥手赶鸭子一般:“能有什么秘密呀,是不是太清闲了,小脑袋瓜里尽装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起来干活干活去!”

望着那群走开的宫女,阿薇转头配着手里的草药。她是后宫的医女官,专门给后宫嫔妃送去养身的补品。

秘密……

阿薇举起一枚干叶子,在舌尖轻轻一舔。

这后宫里最不缺的就是各种秘密。尔虞我诈的俗套秘密,白刀进红刀出的残酷秘密,还有便是,那些真实存在的……鬼魅传说。

不论是哪种秘密,都不是小姑娘们能知道的。

“阿薇姐姐,绛云宫的姑姑来催明娘娘的补品药材。”门外,一个宫女冲阿薇高声道。

“叫姑姑少坐用杯茶,阿薇马上亲自送去。”阿薇说道。

绛云宫的主人是哪位?自然是如今的明太妃千雪氏。

明太妃嘛……北方主人成了阶下囚,身为北方贵族在神宫里依旧我行我素,丝毫不知收敛……

不知收敛也就罢了,居然不曾替北帝夫妇求过一次情。阿薇想到这里不由在心底轻叹,这样的性子,迟早倒霉……

不,是已经要倒霉了。

女子捏着那片干叶子的手指轻轻一松,叶子在空中转了个圈,落在了一袋未曾捆起的小药包上头。

熟练地打包好草药,阿薇双手捧着药包微笑着走了出去。

【苍皇神宫/铭玉宫】

连懿欢坐在窗前,手里拿着针线活,她不擅歌舞,但却是刺绣的高手,绣功堪比绣坊手艺最好的姑娘,可因为她内敛的性格,并没有几人知道。

她灵巧的手指捏着银针,用白线慢慢在一块淡蓝色绸布上绣着莲花。白线描衣是东海的绣法,在各色布匹上用白线刺绣,绣出的绣品清丽不俗。

她绣地很慢,神情温柔。洗浴后她就一言不发地拿起刺绣,绣了半晌。

“娘娘,您这绣的是什么样呀?”一旁站着百般无聊的小桃开口问道。

小莲斜了一眼小桃,让她别多嘴。

懿欢并不介意,对小桃笑了笑,轻声说:“绣一个香囊。”

“这绣的图案是莲花,是要送给神太妃的吧?”小桃没理小莲,继续道。

懿欢笑笑,算是默认了。

“要我说,若是比绣功,还得我们铭玉宫娘娘第一,见了娘娘的刺绣,绣坊送来的那些简直入不了眼。”小莲见懿欢心情不错,接话恭维道。

“绣坊是专功刺绣的地方,本宫不能比。”懿欢垂眸抚着手中的绣品,道,“你们去休息吧,本宫这里不需伺候。”

两人依言,行礼退下。

不需伺候,是铭玉宫宫人接到最多的命令。

“又是绣莲花,但愿琅华宫那位有朝一日能明白娘娘心意。”两位宫人离开后,一双玉臂从懿欢身后抱住了她。

“神太妃因为神后的事已经够忧心了。”懿欢放下刺绣,抬手握住了女子如玉的手。

“我是在死人堆中过活的,也比那位贵人更懂得生者才值得珍惜。”琼止贴着懿欢的耳垂,低低开口。

“……”懿欢依旧一脸略微疲惫的恬静笑意,没有言语。

“今日这事,我已经派黑鸦去了西域,真不用杀了那贱女人么?”琼止接着说道,语气中多了一份戾气。

“阿止,不要乱称别人为贱女人。”懿欢摇了摇头,“而且,不是只有杀人一种方式。”

“可这是最直接奏效的方式。”琼止轻飘飘一转身,来到女子面前,白袖子轻捧着女子的面颊。

“阿止啊……”懿欢任由她捧着自己的面颊。面前这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出头岁的年轻女子,露出孩子气的赌气神情,让懿欢心生对孩子那般的怜爱。

其实懿欢心里明白,琼止绝对年长于自己。

当年还是少女的懿欢同傀儡驭尸的鬼门女子相遇,她就几乎是如今这个样子。

过了多年,懿欢二十来岁,琼止依然未变,倒显得自己年长于她。

望着这个女子,懿欢不知该说些什么,她明白如今孑然一身的鬼门女子活着只为一件事。

“不仅最有效,也是最快乐的。”琼止的双眸里放出了狠历而又明亮的光芒,那一向透着阴冷气息的女子一瞬间有了生气,“有生之年,我绝对要手刃南方的女人。”

弯刀猎首屠尽鬼门,除了琼止。

当年碰巧不在鬼门中的琼止逃过一劫,却也因此成了无处可归的丧家犬。

自此,琼止只为一件事活着,杀了南后伊邪那桑。

琼止虽然是灵术高手,可对方却是已经大成的神。

懿欢沉默良久,伸手轻搭在女子赤裸的肩头:“琼止,想想我们第二次相遇,不是所有东西都只有一条出路。”

琼止垂眸,没有说话。良久,她轻轻拿开懿欢的手站起身来关上了窗,背对着懿欢勾了勾嘴角,露出了一个了然的微笑:“隔壁宫里那女人又在瞎胡闹。”

听了琼止这话,懿欢这才发觉那忽大忽小的女人吼叫的声音。

隔壁只有一座宫殿,绛云宫。

绛云宫明太妃娘娘,还是明妃娘娘时便嚣张跋扈,这个姿容出众的女子不甘大好年华就成了太妃,守一辈子活寡,居然想着成为新帝的妃子。虽然神族曾有过这样的例子,但终究是不敬先人的丑事。新帝不愿,苍皇冠自然也不肯。

这太妃不顺心意,日夜折腾,绛云宫时不时便会传来那女子找茬发火责骂下人的声音,据说绛云宫宫人皆敢怒不敢言,别提多羡慕隔壁安安静静的铭玉宫。

“不是谁人都同娘娘这般温柔。”琼止关上了窗,将那明太妃的声音关在窗外,重新坐回了懿欢身后,她将白衣褪至腰下,赤裸着身子抱着懿欢,同神地女子保守的层层衣着不同,她除了这袒.胸露.乳的白布衣外什么也没穿,“阿止在白骨堆里滚打了半辈子,也只遇到娘娘一个大贤人。不是谁都同娘娘一样,愿给我琼止第二种选择,即便是琼止自己也不愿意。”

琼止像是安抚懿欢那般,扭了扭身子蹭了蹭她的后背:“曾经有一个人告诉我,每个人只有一种命运。”她顿了顿,轻声凉凉道,“阿止认命。”

懿欢坐在那儿,任由女子抱着,那如同尸体身着寿衣的女子,不同于她的外表,她的身子是那样温暖,不一会儿,自己一向冰凉的身体渐渐暖和起来。

琼止将懿欢搂地更紧,将自己的体温传给一向体弱的女子:“娘娘,夜深,您该休息了。”

懿欢自那难忘的夜晚后,夜夜梦魇。并且再也接受不了男子的身体。前者是因为九阴骨阵剧毒留下的后遗症,被扰乱了神经,后者则是因为那个拥有可怕媚术的叫姬骨魅的女人。

后来懿欢再遇琼止,每夜入眠,她都让侍女退下,这个鬼魅一般的白衣女子便不声不响地来到她身边拥她入睡,不知为何,夜夜安稳。

懿欢没有问琼止潜居神宫里都在做些什么?为何总在自己想到她时不声不响地出现,又悄无声息地离开?还有其他好多,懿欢不敢询问,也不愿询问。

迷迷糊糊间,懿欢似乎梦见自己穿过南泽密林,跌下山坡。

然后,一只苍白却有力的手拉住了她,那只手的主人望着她,双眸冷淡地微笑着。

这奇怪的梦并非噩梦,而是她同琼止的第二次相遇。

琼止抱着懿欢,过了一会儿,就听见了女子均匀的呼吸声。

琼止轻巧地下床,直接脱下了那半脱半挂的白布衣,那一身淡朱伤痕妖娆鬼魅。她打开了窗,让月光泄入窗台。然后她蜷着身子坐在窗前,就这么静静坐着。

身边,不知何时落了一圈黑色羽毛。

“阿止,我知道你私下……见了逢魔尊主,还有……那明妃……你为何要,这样做?



女子身后传来了懿欢梦里断续含糊的梦语。

琼止目光沉了沉,这是女子白日里绝不会问的。

琼止低声喃喃道:“为了你。



“明天,明天喝小米粥吗?”女子在床上翻了个身,继续说着梦话。

琼止回头望她,笑了笑:“我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